螺纹量规价格
当前位置:主页 > 螺纹量规价格 >
实体书店蓬勃发展:塑造你我塑造生活
发布日期:2021-07-03 06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。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报日前刊发报道称,当世界各地的实体书店都在为经营苦苦挣扎之时,在有“文明古国”之称的中国,书店却遍地开花、蓬勃发展。

  《朝日新闻》指出,中国政府从2006年开始提倡全民阅读,推出的补贴和税收优惠成为实体书店的强大后盾。

  2014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,“倡导全民阅读”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。短短几个春秋过去,焕发勃勃生机的各色书店,足以成为人们观察中国社会转型发展、文化建设的窗口。

  晚上10点的三里屯,时尚商铺陆续打烊,却有一方空间彻夜长明。“位于北京太古里北侧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,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。”新加坡《海峡时报》称,该书店设计风格别具一格,还配有咖啡馆和休息区,令读者流连忘返。书店取代酒吧,成为这里的新地标。

  三联韬奋书店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和传统的书店,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它的前身“生活书店”就是知识分子聚集交流的重要场所。位于北京市美术馆东街22号的三联韬奋书店总店在1996年开张后,和周边的中国美术馆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、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等,共同构筑了一个“文化场”。

  自2014年4月8日,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开始24小时营业以来,越来越多的爱书之人把“通宵泡韬奋”当作一种时尚。

  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郝大超告诉《青年参考》记者,三联24小时书店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。比如,在2018年世界读书日开业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,平均每周都会举办3~4场文化活动,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参与。这让三里屯的夜生活,除了通宵泡吧、看球赛看演出,还多了逛书店这一新选择。

  《海峡时报》称,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的设计灵感源自北宋大家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,将人们在店内的阅读体验喻为一次在知识文化中的蜿蜒之旅——书山行旅。病理学家张春波(音)告诉《海峡时报》,自己和十几岁的儿子都极爱这里的氛围,每周至少会来这家书店一次。

  “我喜欢晚饭后来这里,想待多久就待多久,想看多久就看多久。”49岁的张春波说。

  郝大超告诉《青年参考》记者,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将迎来更多变化:全新的设施设备、扩大的营业面积、更多的阅读和活动空间、现代时尚的展廊……

  《朝日新闻》称,放眼全球,电子商务和电子书的兴起导致了Borders等国际知名连锁书店的衰落,就连巴诺书店(BarnesandNoble)等幸存下来的书店也在苦苦挣扎。自2014年以来,这些国际连锁书店的销售额每年都在下降。在中国,书店是如何做到逆势而行的?

  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网站援引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国伟的话指出,当下书店的蓬勃发展,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书店复兴。单纯的传统书店早已无声衰退,新开的书店则是“新消费语境下的文化形态”,“书店+”的模式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主基调,“书店+美术馆”“书店+文创”等组合消费带来了人气,营造了实体书店的新风景。

  据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年底,中国共有22.5万家书店,比2017年增长了4.3%。行业咨询机构百道新出版研究院(BookdaonewPublishingInstitute)称,这一增长趋势似乎将持续下去。在接受调查的62家连锁书店中,有三分之二表示,计划在2019年至少开设5家新店。一些民营连锁书店,如西西弗书店甚至表示,将开设100多家分店。

  除三联韬奋这样的老牌书店,以方所、言几又、钟书阁、西西弗等品牌为代表的新书店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大城市涌现,让书店这个文化符号以高颜值、高体验感的形式,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
  走进江苏南京有“中国最美书店”之称的“先锋书店”,你首先看到的是一尊“思考者”的雕塑;书店的收银台则是用数以万计的旧书堆砌而成的。书店的主厅还是举办对话会和音乐会的场地,平时会展示各色精美的图书设计,还为南京人制作的创意手工提供销售场地。艺术品悬挂在书店的天花板上,书店的柱子上雕刻着著名的诗词。店主钱晓华(音)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,他把书店看作一个公共图书馆。

  “书店代表着城市的幸福感。一个好的书店要提供空间、视野,并以人文情怀为城市供养。”钱晓华说。

  一些人则尝试把社区图书馆和线上卖书打通。不久前,澳大利亚作家莫里斯·格莱茨曼在北京的一家社区图书馆举行了一场对话活动。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网站报道称,当格莱茨曼在活动末尾展示一份澳大利亚畅销童书作者名单时,在座的中国家长们迅速站起身来拿手机拍照。社区里所有热爱阅读的人几乎都来了。

  《悉尼先驱晨报》报道称,经营这家私人社区图书馆的是一对夫妻,他们同样是微信公众号“童书妈妈三川玲”的创始人。目前他们拥有100万名粉丝,在中国多个城市成立了读书俱乐部。如果白滔滔和三川玲向粉丝推荐一本书,那么可以在一天之内带动数千册的销量。他们说,出版商每月会送给他们100本童书,但他们会严格把关,每月只挑选两三本向粉丝重点推荐。

  《联合早报》分析认为,中国实体书店兴起的背后,有政府大力支持、商业改造需求,以及大众文化消费升级三种力量的推动。

  中国各级政府近几年在推动实体书店发展上不遗余力。2014年,中国出台对书店的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免征增值税政策,并拨出9000万元专项基金,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12个试点扶持实体书店。2016年,11个部门印发《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帮助知名民营书店做优做强。

  地方政府在发展实体书店上你追我赶。北京计划在5年内为扶持实体书店投入过亿元;上海提出重点扶持一批“品牌知名度高、创新发展能力强、主营业务突出、具有示范引领作用”的实体书店。

  书店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着你我,塑造着城市的文化气质。《海峡时报》称,在上海,逛书店、看书、参加读书会正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。每周六,都会有数百名爱书人聚在一起,到思南公馆参加思南读书会,与作家近距离交流,分享阅读心得。思南读书会成为上海人熟知的文化场所,2014年开办至今已举办了220多场。

 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甘露对《海峡时报》表示,租金压力让很多实体书店面临运营困境,但现在也有越来越多商业体有意识地引进能聚集人气的文化场所,愿意给予租金优惠,尖锐湿疣初期吃什么药,一些成功的实体书店品牌甚至成为商业体眼中的“香馍馍”。随着中国人富裕程度的提高,消费升级带来了更高的大众文化需求,也为实体书店的发展提供了市场基础。人们逛书店的原因不再停留于买书,喝咖啡、见朋友,甚至拍照晒到朋友圈来显示自己有文化,都是走进书店的理由。

  郝大超认为,对阅读的关注,体现着公民乃至整个社会的素质。“无论职业、身份,在书籍面前,人人平等。”

  当你卸下一身疲惫,置身于一个温暖的书店,捧起一本装帧精美的书,那种文化氛围恰恰是现代社会稀缺的。王国伟告诉《联合早报》,走进书店的人不仅是在消费书,“也是在消费空间、消费气氛,享受阅读与交流的满足”。

 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。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报日前刊发报道称,当世界各地的实体书店都在为经营苦苦挣扎之时,在有“文明古国”之称的中国,书店却遍地开花、蓬勃发展。

  《朝日新闻》指出,中国政府从2006年开始提倡全民阅读,推出的补贴和税收优惠成为实体书店的强大后盾。

  2014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,“倡导全民阅读”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。短短几个春秋过去,焕发勃勃生机的各色书店,足以成为人们观察中国社会转型发展、文化建设的窗口。

  晚上10点的三里屯,时尚商铺陆续打烊,却有一方空间彻夜长明。“位于北京太古里北侧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,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。”新加坡《海峡时报》称,该书店设计风格别具一格,还配有咖啡馆和休息区,令读者流连忘返。书店取代酒吧,成为这里的新地标。

  三联韬奋书店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和传统的书店,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它的前身“生活书店”就是知识分子聚集交流的重要场所。位于北京市美术馆东街22号的三联韬奋书店总店在1996年开张后,和周边的中国美术馆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、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等,共同构筑了一个“文化场”。

  自2014年4月8日,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开始24小时营业以来,越来越多的爱书之人把“通宵泡韬奋”当作一种时尚。

  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郝大超告诉《青年参考》记者,三联24小时书店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。比如,在2018年世界读书日开业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,平均每周都会举办3~4场文化活动,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参与。这让三里屯的夜生活,除了通宵泡吧、看球赛看演出,还多了逛书店这一新选择。

  《海峡时报》称,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的设计灵感源自北宋大家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,将人们在店内的阅读体验喻为一次在知识文化中的蜿蜒之旅——书山行旅。病理学家张春波(音)告诉《海峡时报》,自己和十几岁的儿子都极爱这里的氛围,每周至少会来这家书店一次。

  “我喜欢晚饭后来这里,想待多久就待多久,想看多久就看多久。”49岁的张春波说。

  郝大超告诉《青年参考》记者,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总店将迎来更多变化:全新的设施设备、扩大的营业面积、更多的阅读和活动空间、现代时尚的展廊……

  《朝日新闻》称,放眼全球,电子商务和电子书的兴起导致了Borders等国际知名连锁书店的衰落,就连巴诺书店(BarnesandNoble)等幸存下来的书店也在苦苦挣扎。自2014年以来,这些国际连锁书店的销售额每年都在下降。在中国,书店是如何做到逆势而行的?

  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网站援引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国伟的话指出,当下书店的蓬勃发展,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书店复兴。单纯的传统书店早已无声衰退,新开的书店则是“新消费语境下的文化形态”,“书店+”的模式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主基调,“书店+美术馆”“书店+文创”等组合消费带来了人气,营造了实体书店的新风景。

  据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年底,中国共有22.5万家书店,比2017年增长了4.3%。行业咨询机构百道新出版研究院(BookdaonewPublishingInstitute)称,这一增长趋势似乎将持续下去。在接受调查的62家连锁书店中,有三分之二表示,计划在2019年至少开设5家新店。一些民营连锁书店,如西西弗书店甚至表示,将开设100多家分店。

  除三联韬奋这样的老牌书店,以方所、言几又、钟书阁、西西弗等品牌为代表的新书店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大城市涌现,让书店这个文化符号以高颜值、高体验感的形式,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
  走进江苏南京有“中国最美书店”之称的“先锋书店”,你首先看到的是一尊“思考者”的雕塑;书店的收银台则是用数以万计的旧书堆砌而成的。书店的主厅还是举办对话会和音乐会的场地,平时会展示各色精美的图书设计,还为南京人制作的创意手工提供销售场地。艺术品悬挂在书店的天花板上,书店的柱子上雕刻着著名的诗词。店主钱晓华(音)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,他把书店看作一个公共图书馆。最好的香港主机空间推荐-推荐美苹互联

  “书店代表着城市的幸福感。一个好的书店要提供空间、视野,并以人文情怀为城市供养。”钱晓华说。

  一些人则尝试把社区图书馆和线上卖书打通。不久前,澳大利亚作家莫里斯·格莱茨曼在北京的一家社区图书馆举行了一场对话活动。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网站报道称,当格莱茨曼在活动末尾展示一份澳大利亚畅销童书作者名单时,在座的中国家长们迅速站起身来拿手机拍照。社区里所有热爱阅读的人几乎都来了。

  《悉尼先驱晨报》报道称,经营这家私人社区图书馆的是一对夫妻,他们同样是微信公众号“童书妈妈三川玲”的创始人。目前他们拥有100万名粉丝,在中国多个城市成立了读书俱乐部。如果白滔滔和三川玲向粉丝推荐一本书,那么可以在一天之内带动数千册的销量。他们说,出版商每月会送给他们100本童书,但他们会严格把关,每月只挑选两三本向粉丝重点推荐。

  《联合早报》分析认为,中国实体书店兴起的背后,有政府大力支持、商业改造需求,以及大众文化消费升级三种力量的推动。

  中国各级政府近几年在推动实体书店发展上不遗余力。2014年,中国出台对书店的图书批发零售环节免征增值税政策,并拨出9000万元专项基金,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12个试点扶持实体书店。2016年,11个部门印发《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帮助知名民营书店做优做强。

  地方政府在发展实体书店上你追我赶。北京计划在5年内为扶持实体书店投入过亿元;上海提出重点扶持一批“品牌知名度高、创新发展能力强、主营业务突出、具有示范引领作用”的实体书店。

  书店在潜移默化中塑造着你我,塑造着城市的文化气质。《海峡时报》称,在上海,逛书店、看书、参加读书会正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。每周六,都会有数百名爱书人聚在一起,到思南公馆参加思南读书会,与作家近距离交流,分享阅读心得。思南读书会成为上海人熟知的文化场所,2014年开办至今已举办了220多场。

 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甘露对《海峡时报》表示,租金压力让很多实体书店面临运营困境,但现在也有越来越多商业体有意识地引进能聚集人气的文化场所,愿意给予租金优惠,一些成功的实体书店品牌甚至成为商业体眼中的“香馍馍”。随着中国人富裕程度的提高,消费升级带来了更高的大众文化需求,也为实体书店的发展提供了市场基础。人们逛书店的原因不再停留于买书,喝咖啡、见朋友,甚至拍照晒到朋友圈来显示自己有文化,都是走进书店的理由。

  郝大超认为,对阅读的关注,体现着公民乃至整个社会的素质。“无论职业、身份,在书籍面前,人人平等。”

  当你卸下一身疲惫,置身于一个温暖的书店,捧起一本装帧精美的书,那种文化氛围恰恰是现代社会稀缺的。王国伟告诉《联合早报》,走进书店的人不仅是在消费书,“也是在消费空间、消费气氛,享受阅读与交流的满足”。www.dc9i.cn